当前位置: 金沙7727赌城网站 > 生活资讯 > 正文

被束缚的爱欲

时间:2019-06-29 11:09来源:生活资讯
作者:Koetzle, Hans-Michael翻译:杜鹃 本文编译自《THE STORY BEHIND THE PICTURES 1827-1991》。介绍了历史上最特别的照片背后的故事。这些照片以一种奇怪而强大的方式塑造了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

作者:Koetzle, Hans-Michael翻译:杜鹃

本文编译自《THE STORY BEHIND THE PICTURES 1827-1991》。介绍了历史上最特别的照片背后的故事。这些照片以一种奇怪而强大的方式塑造了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影响着我们对现实的看法。在这个系列中,我们将选编其中部分内容。

参考阅读

梅因布彻胸衣:被束缚的爱欲(1939年)

照片出于30年代伟大的时尚摄影师霍斯特之手,这是他在二战前夕,为法国《Vogue》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

霍斯特•P•霍斯特

Horst P. Horst (1906-1999)

1939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霍斯特•P•霍斯特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的Vogue工作室拍摄了他的知名作品《梅因布彻胸衣》(Mainbocher Corset)。该照片成为他被提及最多的时尚摄影作品。超越时间的美丽与平衡,相互交融的质朴与魅力,欲望与谦卑、挑逗与优雅,共存于这张照片之上,更不用说摄影师对布光技巧与剧场式阴影的精心运用——大理石栏杆巧妙地将半裸的背影裁剪为雕像般的躯干。此外,灯光照射的角度在照片中形成高亮与暗影的对比,创造出其想要的戏剧感。

拍完这张照片后,霍斯特的创作因故暂停。许多人将这张照片视为他最好的作品。借用媒体学者诺伯特•波尔茨(Norbert Bolz)的话,这无疑是一张“伟大而静默的照片”,它用摄影的方式为瑰丽的时尚幻想赋予了载体,使之永久流传。

霍斯特•P•霍斯特

原名霍斯特·保罗·阿尔伯特·博尔曼(1906年8月14日-1999年11月18日)。他在巴黎《Vogue》杂志的工作室拍摄这张《梅因布彻胸衣》时,是1939年。而仅仅几年前,马丁•曼卡奇(Martin Munkacsi)已令模特穿着轻薄的夏季衣衫与泳鞋,沿着海岸沙丘奔跑——运用新闻摄影所教授的拍摄方法,呈现自由、冒险、夏日、阳光、空气、运动等元素,展示动感的女性气质。曼卡奇的照片首次发表于1935年12月的《时尚芭莎》杂志(Harper's Bazaar)上,反响强烈。照片呈现出的那种无拘无束的活力,恰恰是霍斯特美学的反面。

马丁·曼卡奇的时尚快照风格作品,作为同时代的另一种时尚风潮,可以看到与霍斯特完全相异的美学观念。

终究来说,霍斯特是一个“工作室里的男人”。在霍斯特的作品中,往往会出现各种装置、结构或是为拍摄而搭建的建筑局部。他喜爱使用固定在地面的大型相机以及聚焦屏,以便巨细靡遗地进行效果测算。换句话说,霍斯特力求依靠直觉与努力呈现画面上最终的优雅。天知道他花了多少时间拉扯、翻转或缠绕那些绑带,以使它们恰好达到某种想象中的平衡——使其显得并无实际意义却又是照片中的关键元素。

法国大哲学家、构造主义者、摄影术预言者罗兰•巴特 (Roland Barthes)也许会在这张照片中发现他称为“刺点”(punctum)的东西,即恰恰是无意义的细节赋予照片以魅力,并最终引起人们的兴趣。霍斯特•P•霍斯特用不一样的方式制造这种效果,比如一点“混乱”的元素。

新旧时代交替的代表人物

霍斯特·P·霍斯特1930年前往巴黎,随后他发展成了时尚摄影圈中的顶级唯美主义者。他抓住了那些年的艺术流行趋势,将其融合发展成一种植根于传统理念的新美学,从而为那个传统审美在国际上遭受公然质疑的年代提供了一种品位导向。

霍斯特于1906年出生于德国萨勒河畔的魏森费尔斯,在汉堡的一家商业艺术学校短暂学习之后移居至塞纳河。在塞纳河,这位年轻帅气的金发摄影师感觉回到家中一般自在。他在那些热衷于艺术的高贵资产阶级或在时尚相关领域尤为成功的商业艺术家中寻找友谊。男爵摄影师霍乔治·伊宁根-许纳(Baron von Hoyningen-Huene)当时已是圈内著名时尚摄影师,于霍斯特来说,他是一位极为重要且有影响力的朋友。年轻的霍斯特略微矮小,但身材健美,他给霍伊宁根-许纳当助理与模特,在时尚摄影圈中逐渐站住了脚。

很显然,霍斯特的早期作品受到了霍伊宁根-许纳典型的精致风格的影响,一种源自装饰艺术的几何原理的摄影方法。此外,霍斯特也带有明显的包豪斯摄影风格,他经常有意识地采用其法则。此外,霍斯特崇尚希腊与古典主义世界。他还从不鄙视且乐于接受超现实主义。霍斯特的拍摄手法力求“直白”,这使其进入已克服“实用性”画意派(由迈耶男爵或早年的斯蒂格利茨发展的摄影流派)的摄影师之列。

令人感到矛盾的是,霍斯特一人似乎同时代表着旧岁月与新时代。他于20世纪30年代初首度在法国《Vogue》杂志上发表作品。30年代这十年可称为霍斯特最有创造性的岁月,他后来特地出版了一本书,名为《致敬三十年代》。

Horst P. Horst (1906-1999) Black corset

黑色胸衣

“这是我在二战前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霍斯特后来回忆道,“我凌晨四点离开工作室,回到家中收拾行李,搭乘7点到勒阿弗尔的火车在诺曼底下车。我们都感到战争即将来了。太多的军备,太多的讲话。你很清楚,无论发生什么,今后的生活都会彻底不同。我在巴黎已经安了家,找到了生活的方式。衣物、书籍、公寓,一切都被抛下。我曾离开德国,许纳离开了俄国,现在我们又再一次共同经历失去。这张照片于我意义独特,它是那个时刻的凝结。在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我心里想的都是即将抛下的一切。”

明与暗的强烈对比:能否代表时尚与政治的隐喻?

霍斯特始终是摄影师中的古典主义者。他曾说自己是将女性视为女神来拍摄的:“(她们)优雅纤细,有着一种超凡脱俗的平和,近乎高不可攀。”舞台式的装置与各式道具配饰都显示出他对古典世界的热爱——不过在霍斯特那里,石膏变成了大理石,黄金替换了黄铜。他最优秀的作品,通常都只保留几处细节。比如在我们现在谈论的这张照片,大理石栏杆巧妙地将半裸的背影裁剪为雕像般的躯干。此外,灯光照射的角度在照片中形成高亮与暗影的对比,创造出其想要的戏剧感。霍斯特曾经承认:“灯光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复杂。照片里看起来好像只有一个光源,但实际上还有反射光及其他聚光灯。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也不可能再拍出同样的照片。

显然,这个裸露的背影是对伟大的法国艺术成就的回望——我们只需要想想安格尔(Ingres)或是后来的德加(Degas),或是十九世纪的人体摄影家穆兰(Moulin)、布拉奇海思(Braquehais)、瓦勒•维伦纽夫(Vallou de Villeneuve),更别说这些古典气质的模特。然而,霍斯特讽刺地指出,这具美丽的精心摆设过的女性身体之所以成为典范,靠的是一个带有明显情欲色彩的配件——束胸衣。松散的绑带强化了姿态的暗示性,仿佛在邀请观看者进入这个掩藏与暴露的游戏。毕竟,一件束胸衣背后总是牵扯着两个人:穿着它的女子和某个系带子的人。至于女性欣赏者对这张照片的观感,共存其中的优雅感和松弛感暗示着一件众所周知的事——穿着束胸带来的折磨,可不像它看起来那么好。极少有观者注意到,照片中的蜂腰其实是略经修饰所得。

回到束胸衣上,开明进步的医生们已经警告女性不要穿着它;可可•香奈儿曾公开反对它。在上世纪20年代的改革运动中,束胸衣被视为封建时代的残留物,代表一种极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但此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它忽然再次出现。更精确地说,它出现在1939年的时尚秀中。裙装、外套、夹克再次出现细腰款,束胸成为穿着它们时的必备品。《Vogue》杂志明确地如此表述,这似乎不怎么得体。一眼看去,这种试图将1940年前后的政治形势寄寓在束胸衣中的做法是荒谬的。但时尚常常是所处时代的表达。束胸衣恰恰在半个欧洲已落入极权统治之下的时刻重新出现,这一点难道不值得注意吗?不管答案为何,将其对束胸衣的观点“灌输”给读者是法国《Vogue》杂志的职责所在。1939年9月刊的一则评论中说:“噢,别再抱怨束胸令人不舒适了。首先,现在的胸衣撑条设计已经改良,穿着的人可以正常的呼吸和喘气。其次,与获得迷人的身材比例相比,舒适性并不是根本问题。”

隐藏在二战阴影背后的时尚产业

1939年春天,霍斯特和霍伊宁根-许纳游历希腊。即将回巴黎时,他遇见了让•谷克多(Jean Cocteau)和桑顿•怀尔德(Thornton Wilder)。8月,他拍摄了《梅因布彻胸衣》。几天之后,9月1日,希特勒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张照片本来是为1939年10月的Vogue杂志拍摄的。照片拍好了,版式都排好了。但在当时的形势下,还会有人对时尚感兴趣吗?英国与法国已宣布对德国开战,《Vogue》10月刊没有出版。11月刊也没能出版。直到12月,杂志才重新出现在报刊亭。销售还是一如从前?并不是。《Vogue》杂志也没能逃过战争的阴影。

“你可能会问,在这么黑暗的岁月里,却再次出现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一篇评论中写道,“对此有所争议的人都忘了,法国服装行业是仅次于金属加工业的第二大产业。”对一个“全面战争”的国家来说,真正重要的问题恰恰是工作以及得体的行为。也就是说,“当整个国家身处战乱,人们必须在各个领域参与‘战斗’。那些没有被征召的‘荣幸’拿起武器战斗的人,至少可以努力工作使自己更有价值。” 此外,文章中还写道,人们应该问问自己,自8月以后,现在谈论时尚秀是否并不过时。如这篇未署名的评论文章所说,罕见的是,那一年的时尚作品大都转瞬即逝。“就像蜉蝣,几乎活不过一个早晨。”

为强化读者对时尚的印象,杂志编辑决定复制此前已排版却未印刷出版的十月刊页面。因此,霍斯特的《梅因布彻胸衣》出现在了《Vogue》杂志12月刊的第35页―――被缩小成一张邮票大小。此时,摄影师本人早已身在美国,第二年,他申请入籍美国。与其相似,1939年还试图推出“一件难忘的收藏品”("a memorable Collection")令人眼前一亮的梅因布彻品牌,却在1940年关掉巴黎的公司,也搬去了美国。如此,霍斯特这张著名的裸体背影被迫成为了一个时代与一种职业的神话之作。珍娜•福兰纳一言以蔽之:“三十年代,从此结束。”

编辑:生活资讯 本文来源:被束缚的爱欲

关键词: 爱欲